【做個「公民管家」】


(Anne Innis Dagg, Smitten by Giraffe: My Life as a Citizen Scientist, 2016)


去年回港探親,在飛機上看過一個紀錄片,介紹加拿大動物學家 Anne Innis Dagg,甚覺有趣。今年便閱讀她的自傳,了解她如何從五十年代起,排除一切性別歧視的困難,晉身研究初時無人問津的動物 — 長頸鹿。她只有十年的大學教學生涯,穿梭滑鐵盧大學及貴湖大學 (1962-72)。


在上世紀中葉至八十年代,加拿大科學界都抱有男權至上的思想,謝絕女性晉身教授職位,有教授甚至公然歧視女性的學術能力。所以Dagg都是憑父母教養給她的勤奮精神,工作六年後 (1968) 晉身助理教授。但好景不常,四年後因大學不續約而成為自由作家和生物學家。自此後便成了她日後所自稱的「公民科學家」。「公民科學家」正是她這樣,科學工作「沒有大學,政府或智庫的支持,也沒有商業機構的支助」(Preface, x)。然而,正因為這樣,她便可以自由選擇研究方向。她不但研究動物,也關心生態問題。她更長期推動女性在科學的地位。她運用不少科學研究的專業精神和方法,撰寫不同類型的文章,說服學界對女性的重視。


在第七章討論生態關懷時,作者提及她增組織過生態小組,定期討論議題 (p. 74)。她又提及過如何在日常生活中作大自然觀察 (pp. 75-76中寫著 “DIY”) [參上載的那幾頁] 。其實定期的小組討論可以保持大家對大自然的熱心。觀察大自然,再加上簡單的記錄,久而久之,我們便能了解環境的變化,說不定能幫助自己的社區或政府。我增讀過基督教學者 Calvin B. DeWitt 的 Earthwise: A Guide to Hopeful Creation Care (2011) 。 他也建議我們做一點自然記錄:「盤點半英里範圍內的所有動植物清單」(p. 107) ,其用意大概就是這。Dagg 做了一個「公民科學家」,信徒是否也可以做一個「公民管家」,為上帝看多一眼祂所賜給我們的大自然、為上帝記錄多一點祂的創造?

0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Temple Grandin and Catherine Johnson Animals in Translation. London: A Harvest Book, 2005. 作者 (Temple Grandin) 是社會活躍分子,為動物爭取權益。但她的理念並不像一般的活躍分子一樣,泛泛地看見動物受苦便起來為動物發聲。因為她研究動物多年,是科學家,也多年親身在畜牧業工作,有第一身經驗,負責檢

Nils J. Nilsson, The Quest for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 History of Ideas and Achievements, 2010 我很懷疑那些大談科技批判的學者,有多少真的了解過科技理論的發展,研究過如何用二進制代碼輸送訊息。可能他們大部分都是從意識形態、哲學分析,甚至神學批判入手。若要談科技歷史,可能都不過是泛泛談論時代的轉變,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