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自閉管窺上帝創造】


Temple Grandin and Catherine Johnson

Animals in Translation. London: A Harvest Book, 2005.


作者 (Temple Grandin) 是社會活躍分子,為動物爭取權益。但她的理念並不像一般的活躍分子一樣,泛泛地看見動物受苦便起來為動物發聲。因為她研究動物多年,是科學家,也多年親身在畜牧業工作,有第一身經驗,負責檢驗北美農場的規格。農場是否合符人道來飼養動物,其實是一個大學問。一般農夫遇到畜牧的辣手問題,都要找她處理。而她一蓋都能夠把問題迎刃而解。這不是單因為她曾受過嚴格訓練,而是因為她是一個自閉人士!


動物的眼界與一般人的眼界不同。動物傾向注意細微的事情,只要環境有細微改動,都可以使動物受驚恐。例如牛隻每日都如常經過圍欄的入口進入,但如果有一天,圍欄入口地上留下了一罐飲品,在日光下反照,對於牛隻來說,這已經是全新的環境,對牠們並不熟悉,牛隻就有可能不願意進入圍欄裏。但以一般人來說,從視覺到大腦影像,其中過程已經過濾了很多細節,所以我們只會習以為常,覺得圍欄沒有什麼分別。如此,正常人就難以找到環境有何問題影響動物的生活了。可是自閉者的眼界卻不同。根據作者自閉的親身經歷,再加上她的詳細學術研究發現,正因為自閉者大腦發展不足,因而大腦未有過濾機能,正如動物大腦發展不及正常人類的發展一樣,自閉者反而更能夠看到動物所看到的細微事物。而這本書就是把她的經驗與研究交織一起,透過她自閉者的眼界,向我們這些正常的讀者展現動物的眼界。由動物的行為、感受、苦痛、思想和智慧,一一都給我們打開動物腦海裏細緻的世界。在本書最後,作者指出,如果正常人看世界都是自然地把很多真實的東西都過濾了,而動物和自閉者反而看到原本的世界,那麼可能正常人不過是活在自己腦海的世界裏,而自閉人士才經歷著真實的世界!


作者這番話確實給我們這些所謂正常人當頭棒喝。我們常以為自閉人士是一群單單需要幫助的人,怎料我們也需要他們的幫助,使我們能觀察這真實的世界,尤其是動物的世界。因此,我們不但本著上帝的愛去幫助自閉人士,我們也要同樣本著上帝的愛去欣賞他們,因為他們就好像上帝在這世界裏為我們開的一扇窗,給我們管窺上帝奇妙的創造。

3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Nils J. Nilsson, The Quest for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 History of Ideas and Achievements, 2010 我很懷疑那些大談科技批判的學者,有多少真的了解過科技理論的發展,研究過如何用二進制代碼輸送訊息。可能他們大部分都是從意識形態、哲學分析,甚至神學批判入手。若要談科技歷史,可能都不過是泛泛談論時代的轉變,什

(Ranisch, Robert and Stefan Lorenz Sorgner (eds.). Post- and Transhumanism: An Introduction. Frankfurt: Peter Lang, 2014.) 超人類主義 (Transhumanism) 主張用科技提高人類生理及心理機能,甚至可以達致長生不老的地步。而後人類主義 (Posthumanism) 卻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