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生命麵包】


生命麵包可說是陪著我長大。記得細個時,一係就搽滿花生醬嚟食,一係就用壽星公煉奶開一杯奶,跟住就點嚟食。生命麵包啲皮很軟熟,所以我永遠連皮食。這倒有個好處,就是習慣之後,到今天,我吃什麼麵包都永不飛邊,有番小小依食吧。加上我特別鐘意舊式蠟紙包裝,藍白格仔,總覺得有一種親切感。


此外,那時不知從哪裏聽來一個笑話,在朋友同學間轉來轉去,說要對著女朋友這樣說來開玩笑:


妳是我的生命 .............. 麵包,

妳是我的靈魂 .............. 舞,

冇咗妳我就會去跳樓 (扭) ................. 腰舞。


你話以前細個係咪好無聊呢?不過生命麵包真的給我很多回憶和歡樂。

0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Edward Wilson 去世,享年 92。但他絕不是某國官方所偽造的 Edward Wilson。而是如假包換的 Edward Osborne Wilson (June 10, 1929 – December 26, 2021)。他不是瑞士學者,而是美國著名生物學家。早年以研究螞蟻成名。他的動物社群學 (sociobiology) 也曾吸引不少科學家討論。他更是一位生態保育的活躍分子,創辦了

近日讀書會來到討論潘霍華《追隨基督》 第二章。討論到潘霍華如何解讀耶穌與少年人談永生(太19:16-22):耶穌如何從少年人所稱作衪為良善夫子,轉移讓他看見站在他面前的正是上帝的兒子;耶穌又如何三番四次瀉走少年人的話,不斷抓住那少年人始終想逃避的真正問題。 討論到這裏,大家都拍案叫絕,認為耶穌的智慧深不見底!當時我也慶幸大家有這樣的回應。但後來問深一層:耶穌真的想我們這樣回應衪嗎?這樣拍案叫絕的回

最近參加過三個批判超人類主義 (Transhumanism) 的講座。 兩個是溫哥華的神學院舉辦的,一個是漢語基督教文化研究所舉辦的。講員非常有份量,批判切正超人類主義的弱點。但這些講座聽多了,總會覺得,如果批判能改變社會的意識形態,那麼教會就不會像今天這樣繼續流失年輕人了。我在這三個講座中都提議講員與超人類主義者正面對話。希望他們認真考慮這意見。因為對話是一種互相尊重的表現。在彼此了解中才能共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