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術基督徒】


In this analytical and technological age there is no shortage of books on the church booktables, or sermons from the pulpits, on how to pray, how to witness, how to read our Bibles, how to tithe our money, how to be a young Christian, how to be an old Christian, how to be a happy Christian, how to get consecrated, how to lead people to Christ, how to receive the baptism of the Holy Spirit … (Packer, Knowing God, p. 26)

-------------------------------------------------------


思考:

你聽見這麼多 “how” 嗎? 嘗試讀出來,你有什麼感受?你大概會停下來想一想,基督徒如果只問如何,他會變成一個怎樣的基督徒?是否真的任何信仰的事情都可以用「如何」來解決?就算解決了,就可以成為真正的基督徒嗎?就可以真的認識神嗎?原文一個又一個的 “how” ,就像一個又一個的浪湧過來,逼使我們思考這些問題。但可惜幾本中文譯本只是簡單地翻譯出第一個「如何」就算了。讀起來波平如鏡。其實這一系列的 “how” 是要解釋「分析和科技的年代」(“analytical and technological age”) 是一個怎樣的年代:就是一個技術的年代。法國思想家 Jacques Ellul 早於 50 年代,在他的著作 The Technological Society 已論到科技年代正是技術的年代。技術的年代是否就會產生技術基督徒,只問「如何」便心安理得?技術是最容易受規管和鑑定的。如此,「鑒定」本身也淪為一種技術了。有技術而沒有內涵,就等於有說明書而沒有故事,就好像踏踏湧來的 “how” 給除淨成一列清單一樣。


0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Edward Wilson 去世,享年 92。但他絕不是某國官方所偽造的 Edward Wilson。而是如假包換的 Edward Osborne Wilson (June 10, 1929 – December 26, 2021)。他不是瑞士學者,而是美國著名生物學家。早年以研究螞蟻成名。他的動物社群學 (sociobiology) 也曾吸引不少科學家討論。他更是一位生態保育的活躍分子,創辦了

近日讀書會來到討論潘霍華《追隨基督》 第二章。討論到潘霍華如何解讀耶穌與少年人談永生(太19:16-22):耶穌如何從少年人所稱作衪為良善夫子,轉移讓他看見站在他面前的正是上帝的兒子;耶穌又如何三番四次瀉走少年人的話,不斷抓住那少年人始終想逃避的真正問題。 討論到這裏,大家都拍案叫絕,認為耶穌的智慧深不見底!當時我也慶幸大家有這樣的回應。但後來問深一層:耶穌真的想我們這樣回應衪嗎?這樣拍案叫絕的回

最近參加過三個批判超人類主義 (Transhumanism) 的講座。 兩個是溫哥華的神學院舉辦的,一個是漢語基督教文化研究所舉辦的。講員非常有份量,批判切正超人類主義的弱點。但這些講座聽多了,總會覺得,如果批判能改變社會的意識形態,那麼教會就不會像今天這樣繼續流失年輕人了。我在這三個講座中都提議講員與超人類主義者正面對話。希望他們認真考慮這意見。因為對話是一種互相尊重的表現。在彼此了解中才能共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