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要選擇什麼秩序】


(王飛凌著,王飛凌丶劉驥校譯,《中華秩序 》,八旗文化,2018)


「中華秩序」基於「天下」觀念。「天下」就是中國當權者可知的世界。自秦代開始,當權者就以簡單化了的儒家,以天下一家為王道天命統一天下,但實質上是以法家之嚴刑治理人民。其目的是要毀滅多樣性,而達至絕對統一。這就是數千年來的中國政治秩序,稱為「中華秩序」。從秦始皇的祭天,到習近平的「天就是黨和人民」,都是借「天命」以建造極權社會。極權者只要知道外面有什麼國族異己存在,就會感到不安,內心的「中華秩序」便會蠢蠢欲動,最後以天命所歸為理據,統一已知但未能到及的地方。這在中共的遠大目標尤為顯注,自毛澤東的「世界人民大團結」和「把地球管起來」,到今天習近平的「中國夢」,都是要把中國模式輸出世界,使世界按著中國所謂「天道」而行。可是,這種單一政體正是中國數千年來積弱的原因。唯有例外的,就是多元而燦爛的先秦戰國時代及宋代。可昔因種種原因,這多元不能在中國延續下去,最後仍然給「中華秩序」蓋過。


作者在英文版銘謝中指出,「本書是獻給中國人民的」。我讀後也想推介給華人教會。所謂鑒古知今,明白中國歷代以來「中華秩序」的發展,確能瞭解今天中共所做一切背後的政治動機,以致教會不會被中共利用。本書使我想起三方面的思考:


1. 一帶一路:其實我不想再提一帶一路,因為只要我們留意國際新聞,便知亞洲已有國家因一帶一路而叫苦連天。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蒂爾也曾指出這是「新式殖民主義」。可是,去年在多倫多還看到有基督教界舉辦一帶一路與宣教的講座。所以,有鑒此書,我們得要追問,一帶一路是否都懷著「中華秩序」的野心,為要完成中共得天下之夢想?一旦一帶一路成功,教會是否必要借著這種「銳實力」來開拓宣教禾場?


2. 漢語神學:中共以推行普通話來滅絕國內其他民族的語言,這是不爭的事實。如此看來,所謂「漢語」,對中共而言,並不只是一種民族語言或文字,而是一種政治工具。如果中共要統戰,你想,漢語神學能置身事外嗎?中港臺基督教學界也有分漢語神學發展,這對統戰是否有利?今天,當我們受惠於漢語,給大開方便之門發展神學,我們又對那些被壓制的語言有何感受?漢語是否能夠抽離這個語言文化多元的場景來思考神學?漢語能否獨善其身?


3. 多樣性:從本書所顯示的朝代史來看,多元總比單元健康。這大概也反影了上帝的創造。因為生態硏究也顯示,物動多樣化是生態環境健康的重要因素。上帝創造,是要物種各從其類,滋生衆多。同樣道理,民族語言文化多樣,世界才能繪出敬拜上帝色彩繽紛的圖畫,而且這豈不也是宣教動力之一?


相信這本書在不久將來,必能給教會開出更多思考議題。但願教會在三一上帝的帶領下,越發知道選擇什麼秩序。

0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Temple Grandin and Catherine Johnson Animals in Translation. London: A Harvest Book, 2005. 作者 (Temple Grandin) 是社會活躍分子,為動物爭取權益。但她的理念並不像一般的活躍分子一樣,泛泛地看見動物受苦便起來為動物發聲。因為她研究動物多年,是科學家,也多年親身在畜牧業工作,有第一身經驗,負責檢

Nils J. Nilsson, The Quest for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 History of Ideas and Achievements, 2010 我很懷疑那些大談科技批判的學者,有多少真的了解過科技理論的發展,研究過如何用二進制代碼輸送訊息。可能他們大部分都是從意識形態、哲學分析,甚至神學批判入手。若要談科技歷史,可能都不過是泛泛談論時代的轉變,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