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咖啡的 Bias】


在過去買咖啡的經歷裏,如果叫兩杯咖啡,Wendy 總喜歡叫 "large double double",也就是兩羹糖。而我 則喜歡 叫 "medium two cream"。 但照這個次序 order,十次裏總會有一兩次把我的 "medium two cream" 加了糖。但如果我把次序換轉,首先說要 "medium two cream", 然後再說要 "large double double", 兩杯就永不會搞錯。我的了解是,當我首先叫了 "large double double" 時,那沖咖啡的人可能先入為主,不經意地把第二杯咖啡加了糖。但如果把兩個 orders 換轉,為什麼總不會搞錯?原因很簡單。因為 "two cream" 不是人們常叫的咖啡。警覺性便高了,那就不容易會搞錯。其實 "double double" 是常叫的咖啡。我在加拿大幾十年,聽見人order的咖啡,不論大中小,多數都是 "double double"。 因此,"double double" 大概已成為咖啡的「同義詞」或「代號」,深入北美 的人心。所以, 如果 order 兩杯咖啡時,第一杯要 "double double", 這個耳熟的稱號可能已刪閉了那位沖咖啡的警覺性,自然把第二杯咖啡當作 "double double" 處理。不要看輕 這種「沖咖啡 bias」 ,因為這種 bias 可能充斥著我們的生活中:因第一句說話耳熟能詳,而忽略或聽錯了第二句說話,把它當作第一句說話來處理,這可能比比皆是。溝通始終都是一門高深的學問。


1 view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Edward Wilson 去世,享年 92。但他絕不是某國官方所偽造的 Edward Wilson。而是如假包換的 Edward Osborne Wilson (June 10, 1929 – December 26, 2021)。他不是瑞士學者,而是美國著名生物學家。早年以研究螞蟻成名。他的動物社群學 (sociobiology) 也曾吸引不少科學家討論。他更是一位生態保育的活躍分子,創辦了

近日讀書會來到討論潘霍華《追隨基督》 第二章。討論到潘霍華如何解讀耶穌與少年人談永生(太19:16-22):耶穌如何從少年人所稱作衪為良善夫子,轉移讓他看見站在他面前的正是上帝的兒子;耶穌又如何三番四次瀉走少年人的話,不斷抓住那少年人始終想逃避的真正問題。 討論到這裏,大家都拍案叫絕,認為耶穌的智慧深不見底!當時我也慶幸大家有這樣的回應。但後來問深一層:耶穌真的想我們這樣回應衪嗎?這樣拍案叫絕的回

最近參加過三個批判超人類主義 (Transhumanism) 的講座。 兩個是溫哥華的神學院舉辦的,一個是漢語基督教文化研究所舉辦的。講員非常有份量,批判切正超人類主義的弱點。但這些講座聽多了,總會覺得,如果批判能改變社會的意識形態,那麼教會就不會像今天這樣繼續流失年輕人了。我在這三個講座中都提議講員與超人類主義者正面對話。希望他們認真考慮這意見。因為對話是一種互相尊重的表現。在彼此了解中才能共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