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己重逢】


終於完成本年首篇文章,立刻登上網。看看手錶,已六時多了,便到厨房煮飯。準備了一切,再回書房,本來想打機消磨一點時間,但寫完這第一篇文章以後,總想思索未來一年有什麼可寫,說不定有些手稿可翻新登上網,便翻開活頁文件夾,一面瀏覽文章還一面播著Youtube 聽 Jazz,是我喜歡的 “Nothing Gonna Change My Love for You” 。


多年留下捨不得棄的文章,總找到一兩篇想翻新的。翻至一篇名為〈知己〉,不禁停下來細讀:

--------------------------------------------------------------------------


〈知己〉

誰是我的知己?沒錯,紙是我的知己。他是我最忠實的聆聽者。我說什麼,他就聽什麼。有時我說錯了,他也不阻止我說下去,也不改正我的錯。他只是默不作聲,忠實地聽下去。是的,他卻是一面鏡子,讓我看見自己說錯的地方,說得太過份的地方,說得太含糊的地方,甚致我沒有說的地方。他的沉默讓我看見自己。但無論我是怎樣的人,他都接納我。但他接納我的方式與人不同。他不是用說話來接納我,也不是用行動來接納我,倒是用沉默來接納我。他的沉默使我知道和經歷自己的存在,他的沉默總帶有一點期盼 — 盼望著我可以說得更多。然而,他也有主動的一面。因他常常欣賞我的說話。我說過的,他是永遠記著的,這還不是一種欣賞嗎?不論我快樂還是憂愁,他都記著。有時他因我落淚而落淚,因我憤怒而憂傷,因我無望而破裂。這還不是我的知己嗎?當我翻開我的活頁檔案時,我才發現我所說過的話,無論喜怒哀樂都一一如實地記著下來。有時因歲月催逝,他也變色了,但我的感情和思想仍歷歷在目。

紙!我不會忘記你,因你不曾忘記我。

思宏

2002

Dec

------------------------------------------------------------------------


讀後,身體不禁鬆下來挨後,閉上眼,不由得笑了出來。久了,看看手錶,差不多要駕車接妻下班,便收起活頁文件夾放回原處,出門去了。


0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Edward Wilson 去世,享年 92。但他絕不是某國官方所偽造的 Edward Wilson。而是如假包換的 Edward Osborne Wilson (June 10, 1929 – December 26, 2021)。他不是瑞士學者,而是美國著名生物學家。早年以研究螞蟻成名。他的動物社群學 (sociobiology) 也曾吸引不少科學家討論。他更是一位生態保育的活躍分子,創辦了

近日讀書會來到討論潘霍華《追隨基督》 第二章。討論到潘霍華如何解讀耶穌與少年人談永生(太19:16-22):耶穌如何從少年人所稱作衪為良善夫子,轉移讓他看見站在他面前的正是上帝的兒子;耶穌又如何三番四次瀉走少年人的話,不斷抓住那少年人始終想逃避的真正問題。 討論到這裏,大家都拍案叫絕,認為耶穌的智慧深不見底!當時我也慶幸大家有這樣的回應。但後來問深一層:耶穌真的想我們這樣回應衪嗎?這樣拍案叫絕的回

最近參加過三個批判超人類主義 (Transhumanism) 的講座。 兩個是溫哥華的神學院舉辦的,一個是漢語基督教文化研究所舉辦的。講員非常有份量,批判切正超人類主義的弱點。但這些講座聽多了,總會覺得,如果批判能改變社會的意識形態,那麼教會就不會像今天這樣繼續流失年輕人了。我在這三個講座中都提議講員與超人類主義者正面對話。希望他們認真考慮這意見。因為對話是一種互相尊重的表現。在彼此了解中才能共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