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年代,失語年代】


"The trouble concerns the fact that the "truths" of the modern scientific world view, though they can be demonstrated in mathematical formulas and proved technologically, will no longer lend themselves to normal expression in speech and thought."

(Hanna Arendt, The Human Condition)

------------------------------------


思考:

漢娜 (Hanna Arendt) 寫 《人的處境》(The Human Condition) 的年代,是美國剛成功發射人造衛星的年代。那時她已預到科技如何影響人類的語言本能。技術語言將取代人類日常生活的語言,人類語言再無力維繫社會。


你可能會問,這個講法是否誇張了嗎?今天,人與人之間仍可以溝通,彼此了解。但我們察覺不到影嚮,大概是因為科技往往是漸進式影響人類,我們就無法看到顯著的改變。所以讓我舉一個誇張的例子:以前燒柴的年代,如要解釋如何煲飯,就會說到「用柴燒」、「看火勢撥扇」 等等,整個過程都使我們明白如何煲好一煲飯。但今天,我們就會說,「調教水位」、「按掣」,這些都已是機械語言了。漢娜所指的,大概就是這種失語 (no longer ... normal expression) 。人類失語,人與人之間、人與其他創造界之間,便會產生異化 (alienation),社會就容易解體。但今天科技不但日益猛進,還有 STEM 在教育上使科技如虎添翼!人類正在做什麼?這也是漢娜在《人的處境》中要問的問題。


然而,我們總不要忘記, 人類精神文明之中,除了「科學和科技」外, 還有「人文」 和「社會科學」。 我想,只有在這三大人類文化結晶鼎足而立之時, 人類文明才可有較完善發展的機會。

1 view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沒有 GPS 的年代,人架車去某處,都會望望四周圍,知道經過某條橋就要轉左,或再過不久就見到某建築物就要轉右等等。去哪處地方,就算你熟路,多少都會與那地方建立某種聯繫或記憶。但有了GPS 之後,人便放棄了這種記憶,放棄了觀察四周圍的環境。 理論上,只要開著 GPS,它叫你在哪條街轉左就轉咗,轉右就轉右。人在架駛時,慢慢就與那城市、那地方疏離了。 人便生活在自己這個沒有處境的世界裏。這是人藉著科技把

Campbell & Garner. Networked Theology: Negotiating Faith in Digital Culture. Baker Academic, 2016 「人類與科技的關係可能會成為偶像崇拜並取代了上帝……我們的科技『儘管如此多好,但它始終處於罪惡、剝削和貪婪的邊緣。畢竟,人類的科技被我們的軟弱所困。』」(p. 34) 「科技及其後果與我們息息相關,就像呼

培根名言 --「知識就是力量」-- 眾人皆知。但這來自十六世紀的智慧不但不過時,也見證了二十世紀人工智能 (AI) 的發展。二十世紀前半葉所發展的人工智能,都只是用計算法 (algorithm) 來解決問題,例如用計算法推算下棋時的每一步。但在整個運作過程中,並沒有機制把過去的經驗儲存起來作為知識,以改良往後的推算。但電腦科學家 Edward Feigenbaum 正是因為聽了一個化學講座,而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