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意識形態新挑戰】

(Ranisch, Robert and Stefan Lorenz Sorgner (eds.). Post- and Transhumanism: An Introduction. Frankfurt: Peter Lang, 2014.)


超人類主義 (Transhumanism) 主張用科技提高人類生理及心理機能,甚至可以達致長生不老的地步。而後人類主義 (Posthumanism) 卻要打破人類的自我中心,所以指出人與其他生物物種,乃至機械人及人工智能都沒有本質的分別。本學術論文集正是要指出這兩種思潮在歐陸及美國,如何從二十世紀初至今慢慢成為龐大文化趨勢。 它們的滲透力不但影響學術界、科學及科技界,還影嚮新式媒體藝術 (new media art) 、文學、小說、電影及音樂。更不能不知的就是,不少宗教團體也附和這兩個大潮流,尤其是超人類主義,繼有猶太教、福音派、東正教,甚至摩門教都有正面回應。


今天在科技已經滲透到人生活各層面,再加上疫情爆發,更使人類加速對資訊科技的依賴。教會就不能用水來土淹的方法來回應。科技是不能逆轉的文化,是人類長久之伙伴,所以教會應作深層思考,才有持續和深刻的回應。所以建議


1. 回到聖經,重新思考聖經的人觀,思考這如何能對應今天文化對人類的無限崇拜或無限否定;


2. 鼓勵信徒參與人工智能發展。在科技領域作鹽作光,更可以親身了解科技的發展及其好與壞;


3. 神學界與科技對話,發展一套對科技的神學論述。神學界於上世紀在人文領域已有相當出色的對話和整合,特別是哲學;與科學對話和整合也後來居上,尤其在生態問題上。而我們不應以為科技只不過是物質器具,因而覺得不足與其深度對話,就嗤之以鼻。坦白說,那發展越千年的睿智高深哲學人文思想,是永不及比它們年輕的科技更能統治全球,所以值得深思科技的影嚮。


但願上帝興起更多衪的僕人,帶領教會面對科技的新挑戰。

0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沒有 GPS 的年代,人架車去某處,都會望望四周圍,知道經過某條橋就要轉左,或再過不久就見到某建築物就要轉右等等。去哪處地方,就算你熟路,多少都會與那地方建立某種聯繫或記憶。但有了GPS 之後,人便放棄了這種記憶,放棄了觀察四周圍的環境。 理論上,只要開著 GPS,它叫你在哪條街轉左就轉咗,轉右就轉右。人在架駛時,慢慢就與那城市、那地方疏離了。 人便生活在自己這個沒有處境的世界裏。這是人藉著科技把

Campbell & Garner. Networked Theology: Negotiating Faith in Digital Culture. Baker Academic, 2016 「人類與科技的關係可能會成為偶像崇拜並取代了上帝……我們的科技『儘管如此多好,但它始終處於罪惡、剝削和貪婪的邊緣。畢竟,人類的科技被我們的軟弱所困。』」(p. 34) 「科技及其後果與我們息息相關,就像呼

培根名言 --「知識就是力量」-- 眾人皆知。但這來自十六世紀的智慧不但不過時,也見證了二十世紀人工智能 (AI) 的發展。二十世紀前半葉所發展的人工智能,都只是用計算法 (algorithm) 來解決問題,例如用計算法推算下棋時的每一步。但在整個運作過程中,並沒有機制把過去的經驗儲存起來作為知識,以改良往後的推算。但電腦科學家 Edward Feigenbaum 正是因為聽了一個化學講座,而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