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語事工已到夕陽階段?】


(陳雲, 《粵語學中文,愈學愈精神》, 2014)


我讀此書,愈讀愈精神。


作者力辯粵語的古典淵源,指出粵語的語彙及語法乃承自先秦至漢唐。粵語聲調又有九個之多,足能表達豐富感情。粵語發音方法與其字義合一,例如「合」字,發聲時雙唇由開至閉合,足顯其意思;「速」字,讀時確有一種短促的感覺;「深沉」,聞聲亦可會意。粵語除音韻豐富外,名詞也富歷史意義。例如大陸稱之為「地瓜」的,粵語稱之為「番薯」,就是因為「番薯」由西洋(舊稱「番邦」)引入閩粵。


凡以上種種例子遍滿全書,使我愈讀愈覺得粵語是神賜給教會的禮物,可隨粵語豐富的語彙和音韻讚頌上帝,而又不失其歷史傳統意義。然而,隨大陸移民潮一浪接一浪向世界各地推進,普通話遍佈每一角落。乃至近年來,國語信仰群體急速增長,而不少粵語教會也紛紛承擔國語事工。在這些趨勢下,有人開始追問,粵語事工是否已到夕陽階段?甚至我親耳聽過,有信徒領袖乾脆斷言,香港將會是普通話的世界,這樣,不做國語事工又做什麼?可是,如果我們是上帝的管家,我們就問錯問題了。倘若把世界比喻為上帝栽種的花園,那麼,我們就是祂的園丁。園丁是怎樣思考的?他愛問什麼問題?一個真心愛植物的園丁,不會問哪些品種重要,哪些是次要。他只會悉心栽種每一品種,以確保花園每一角落,乃至整體都能炫麗奪目,或清雅別緻。粵語是神種植的花,凡神所種植的都是給教會的禮物,我們要悉心栽種它,使粵語能一代接一代,在這致大的花園裏,與其他花朵一起高唱上帝的美善和恩惠。

1 view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Temple Grandin and Catherine Johnson Animals in Translation. London: A Harvest Book, 2005. 作者 (Temple Grandin) 是社會活躍分子,為動物爭取權益。但她的理念並不像一般的活躍分子一樣,泛泛地看見動物受苦便起來為動物發聲。因為她研究動物多年,是科學家,也多年親身在畜牧業工作,有第一身經驗,負責檢

Nils J. Nilsson, The Quest for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 History of Ideas and Achievements, 2010 我很懷疑那些大談科技批判的學者,有多少真的了解過科技理論的發展,研究過如何用二進制代碼輸送訊息。可能他們大部分都是從意識形態、哲學分析,甚至神學批判入手。若要談科技歷史,可能都不過是泛泛談論時代的轉變,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