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閉族群的未來】


(Steve Silberman, NeuroTribes: The Legacy of Autism and the Future of Neurodiversity, 2016)



「自閉」通常給理解為一種病症,典型例子就是患者總不會與人有任何眼神交流,對人視而不見。而且行為千篇一律,像機械人一樣。例如每次由A地方到B地方永遠都是精準地行同一條路線。如果他們沉迷於某一個動作,他們都會精準地重覆又重覆去做。如此,他們不單像機械人,他們也看外面的世界(包括人) 為機械的。但正因為這樣的症狀,他們多數是科學狂熱愛好者,或者是語文天才。總之,只要是與規律和法則有關的知識,他們都會鑽著不放。


這樣奇怪的症狀,也曾一度困擾醫學界。而Steve Silberman 的 NeuroTribes 正是描述自閉兒童家庭與醫學界互動的探索歷程:從上世紀三十年代到本世紀,記盡了自閉兒童的生活習慣,父母的掙扎,乃至專家錯綜複雜的研究,結果從昔日視「自閉」為一種病症,漸漸到今天越來越多學者提出,它只不過是人類一種族群 (tribe) 的特徵 。而事實上,自閉人士確是最大的小數族群 (“the largest minorities”, p. 469) 。再者,根據近年來的科學研究發現,自閉並不是來自稀有的基因突變,而是來自一般人廣泛共有的遠古基因。換言之,自閉是人類基因的遺產 (“genetic legacy”, 470) 。所以,在聲稱要幫助他們之前,我們也應以開放的心去認識他們,嘗試瞭解他們的思想模式,以尊重人類神經多樣性 (neurodiversity) 的發展。


如果「自閉」真的可給瞭解為人類另一種族群,我大概有以下簡單的反省及回應:


1. 在幫助自閉兒童學習生活之餘,我們也應視他們為上帝美好的創造。他們精準的生活習慣與行為,實反影了上帝創造的精準和規律。試想想,如果大自然失了去規律,這世界會變成怎樣?近年來天氣的反常,豈不正是因為人類自我中心的行為而自食其惡果?


2. 但我們仍要承認自閉不只有一種。作者所描述的這種自閉行為可給稱為人類族群,不代表其他類型的自閉者也可給稱為人類族群,尤其是那些有傷害自身傾向的自閉者,他們通常也患有智障。因此,現今「自閉」一詞的正確說法是「自閉譜系」(autism spectrum) 。我們必須瞭解在這譜系中,哪一位置的自閉者才可給稱為人類一族群。


3. 因此,「自閉譜系」便可引進了科學、神學、醫學及輔導的對話:我們應如何使各譜系位置不同的自閉者跟隨上帝心意,達成人之為人,但又能尊重其神經發展的多樣性和獨特性?自閉的生命正是要如此多方、多角度和跨科際的建立才能校正方向。

0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Temple Grandin and Catherine Johnson Animals in Translation. London: A Harvest Book, 2005. 作者 (Temple Grandin) 是社會活躍分子,為動物爭取權益。但她的理念並不像一般的活躍分子一樣,泛泛地看見動物受苦便起來為動物發聲。因為她研究動物多年,是科學家,也多年親身在畜牧業工作,有第一身經驗,負責檢

Nils J. Nilsson, The Quest for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 History of Ideas and Achievements, 2010 我很懷疑那些大談科技批判的學者,有多少真的了解過科技理論的發展,研究過如何用二進制代碼輸送訊息。可能他們大部分都是從意識形態、哲學分析,甚至神學批判入手。若要談科技歷史,可能都不過是泛泛談論時代的轉變,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