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中行】

我老友因為必須長期照顧老父而苦不堪言,給我哀歌一首如下:


湊父猶如大天災 無須他知我多痛 天下子女同受劫 不獨我悲憐自棄 老父永活享天年 身壯力健永不衰 莫盼此難一天過 徒候無期負終生 蒙眾巨損當自處 不能怨人怪天地

此生雖逢此劫難 無礙成就苦中尋

劇痛仍得能誇勝 能忍方為人上人


但我改了一點,並題此詩為〈苦中行〉


湊父尤如天降災,他可知我咒詛來; 天下子女豈受劫,惟我自棄獨坐呆。 老父永活享安康,吾身殘留苦水載; 莫盼此難一天過,徒候無期終生宰。 群堵巨壓當自處,不能怨天怪人害;

耐痛仍能得跨勝,能忍方得生機改。

此生雖逢此劫難,無礙鍊我待天開;

過後回望南柯夢,笑飲醉悟入蓬萊。


最後兩句是勸他看開一點, 笑醉人生吧!

1 view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當你看見光時 我的腦海已充滿着想不透的温暖 命運啊!命運 如果你是一枝透明的墨水筆 我就是無邊的海洋

友人email我,其中說了句「一入豪門心似海」,便觸發我寫以下一首數字詩: 一入叢林心情開, 二進海底樂滿載, 三登高山彷神遊, 四臥草地夢蓬萊。 次日,友人不甘後人,又要作下去: 五享神造自然美 六人靜待重聚期 我見她轉了韵,便隨韵而作: 七絕佳景捨不得 八面蟬聲醉不離 但她竟要繼續作下去: 九聞哀號自家鄉 十嗅綠葉定心神 大概她不覺得正在寫傳統七言或四或八,所以要寫至十。但我不想無了期作下去,

中午跟家人飲茶,沒多話題,無無聊聊,想到很久沒有作詩了。便隨意想,想到用「調理農務」作詩一首,不到十多廿秒作完,再三修改成此詩: 調好大道通無阻, 理所當然笑呵呵; 農耕細作蹲坐時, 務實耐等來更多。 詩名「大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