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的國度】


(稻泉連著, 游韻馨譯《重生的書店:日本三一一災後書店紀實》,2014)


日本二零一一年三一一地震,在引發海嘯及福島核災之後,作者走訪一帶書店,記下不少遇害書店如何重生。災後不少居民遷至避難所。不少書店遇害,跌書滿地又遭海水浸得蓉蓉爛爛。有些店主雖然仍有志氣重開書店,但心想,災難當頭,有誰管得要買書?可是,不久便證實這樣的想發是錯的。他們竟遇上不少忠實顧客,問及書店何時重開。因此,有些店主想出方法,要在避難所撘建臨時書攤,用紙皮箱作書架。他們一面運書、賣書,一面清理書店。還有的甚至找新地方重頭開業。總之,店主和員工出盡九牛二虎之力,清理地方、清點存貨、聯絡批發商等等,好不容易使書店重生。


日本人是一個閱讀的民族,因為他們平常必須有閱讀的習慣,才能在災難中仍不忘閱讀。據說日本人一年平均買讀17本書,但香港人只有3本。怪不得有一次從台灣回香港,在機上刻意四周望,只見一人讀書。不知是否心理作用,我倒覺得他面帶高傲,好像在炫耀著說:「眾人皆睡我讀書」!遠看他所讀之書 — 包裝樸素、外形袖珍、左邊開頁(即是直行版) — 我猜他大概是日本人。不久便證實了,因我聽到他講日語。


如果香港人一年只讀3本書,那麼,我們過了來北美的基督徒一年平均又讀多少本書?那怕更少。教會可能覺得,在今天世界亂局之時,當務之急是要獻出我們一雙手和一對腳。可是,沒有閱讀我們如何明白世界?我們又如何用世人明白的語言說出福音真理?日本三一一災難後,很多書店老闆和員工都體會到,人在災難中更需要閱讀來吸取精神與求生智慧。同樣,在充滿混亂與災難的世代裏,教會如何建立讀書的國度,以至化自己為活的書給世人閱讀,指向上帝的智慧?

0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Temple Grandin and Catherine Johnson Animals in Translation. London: A Harvest Book, 2005. 作者 (Temple Grandin) 是社會活躍分子,為動物爭取權益。但她的理念並不像一般的活躍分子一樣,泛泛地看見動物受苦便起來為動物發聲。因為她研究動物多年,是科學家,也多年親身在畜牧業工作,有第一身經驗,負責檢

Nils J. Nilsson, The Quest for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 History of Ideas and Achievements, 2010 我很懷疑那些大談科技批判的學者,有多少真的了解過科技理論的發展,研究過如何用二進制代碼輸送訊息。可能他們大部分都是從意識形態、哲學分析,甚至神學批判入手。若要談科技歷史,可能都不過是泛泛談論時代的轉變,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