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科技的去處境化現象】


梁燕城解釋「殺無赦」, 都是從字義和一般用法解釋,卻抽離了何君堯說話的語言脈絡和處境 (context) 。這種去處境化 (decontextualization)的解釋看似客觀,卻蒙蔽了真正的意思,把一個有血有肉的真實景況壓平為字典般的意義。


其實通訊科技也有去處境化的危險。由本來的文字或說話,通過電流轉化成 0 與 1 的二進制代碼,不管意義和處境是什麼,只要把資訊 (information) 輸送準確就可以了。但你可能會問,只要是接收的那一方準確地把代碼還原為文字或說話,那豈不就可以達到溝通的效果?當然可以!但根據科技理論家 Katherine Hayles 的研究,這種科技的去處境化,已慢慢發展為意識形態。今天最尖端的科技,就是研究人的思維如何能給下載至電腦雲端裏。這就意味着, 大腦 — 這個一直以來都給人類思維居住的地方、這個獨特的處境 — 將不再重要,隨時可給替換!


其實這種去處境化的文化現象,豈需要等到如此尖端科技成功才會普及?今天,尤其是在這後疫情時代,更加速了去處境化的普及。「在家工作」或「彈性工作地點」已是大趨勢。因科技的發展,工作便慢慢去處境化,工作地點不再重要。而且,只要開會時不要求視像,那麼在不妨礙開會進程之下,其實你在家中做什麼都可以!


除了工作之外,相信在不久將來,生活上很多層面都會漸漸去處境化。而去處境化將會給教會什麼挑戰,那就有待基督教學者帶領教會一起觀察和思考。

0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沒有 GPS 的年代,人架車去某處,都會望望四周圍,知道經過某條橋就要轉左,或再過不久就見到某建築物就要轉右等等。去哪處地方,就算你熟路,多少都會與那地方建立某種聯繫或記憶。但有了GPS 之後,人便放棄了這種記憶,放棄了觀察四周圍的環境。 理論上,只要開著 GPS,它叫你在哪條街轉左就轉咗,轉右就轉右。人在架駛時,慢慢就與那城市、那地方疏離了。 人便生活在自己這個沒有處境的世界裏。這是人藉著科技把

Campbell & Garner. Networked Theology: Negotiating Faith in Digital Culture. Baker Academic, 2016 「人類與科技的關係可能會成為偶像崇拜並取代了上帝……我們的科技『儘管如此多好,但它始終處於罪惡、剝削和貪婪的邊緣。畢竟,人類的科技被我們的軟弱所困。』」(p. 34) 「科技及其後果與我們息息相關,就像呼

培根名言 --「知識就是力量」-- 眾人皆知。但這來自十六世紀的智慧不但不過時,也見證了二十世紀人工智能 (AI) 的發展。二十世紀前半葉所發展的人工智能,都只是用計算法 (algorithm) 來解決問題,例如用計算法推算下棋時的每一步。但在整個運作過程中,並沒有機制把過去的經驗儲存起來作為知識,以改良往後的推算。但電腦科學家 Edward Feigenbaum 正是因為聽了一個化學講座,而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