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花園】


今天早上約7時左右起行。到Bob Hunter Memorial Park。實在大有收穫,看到不同的花。白色花都有三種之多。紫色有兩種,黃色都有兩種。還有矮小的葉:四葉草生得密密麻麻,還有三葉草。我們行了一段很長的路徑,然後進到樹林裏。樹林裏花比較少,但葉的形態比較多。見有樹被斬去剩下其樹墩。樹墩侵蝕不堪,但在罅隙中竟生出小葉子。森林裏的樹都是筆直的。每棵樹好像要奮力向上生長,爭取更多陽光。我向上望,只見其中一棵樹的樹頂是彎的。可能是因為在生長的過程中曾有什麼障礙物阻止他向上生長啩?我看見某一處的矮小葉子有兩層不同的綠色:上層是深綠色,下層的葉子是淺綠色,很是有趣,因為兩層的葉子距離太相近,幾乎是疊在一起 ... 我們行了差不多兩小時。肚餓了,便回程去麥當勞買早餐回家吃。


0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Edward Wilson 去世,享年 92。但他絕不是某國官方所偽造的 Edward Wilson。而是如假包換的 Edward Osborne Wilson (June 10, 1929 – December 26, 2021)。他不是瑞士學者,而是美國著名生物學家。早年以研究螞蟻成名。他的動物社群學 (sociobiology) 也曾吸引不少科學家討論。他更是一位生態保育的活躍分子,創辦了

近日讀書會來到討論潘霍華《追隨基督》 第二章。討論到潘霍華如何解讀耶穌與少年人談永生(太19:16-22):耶穌如何從少年人所稱作衪為良善夫子,轉移讓他看見站在他面前的正是上帝的兒子;耶穌又如何三番四次瀉走少年人的話,不斷抓住那少年人始終想逃避的真正問題。 討論到這裏,大家都拍案叫絕,認為耶穌的智慧深不見底!當時我也慶幸大家有這樣的回應。但後來問深一層:耶穌真的想我們這樣回應衪嗎?這樣拍案叫絕的回

最近參加過三個批判超人類主義 (Transhumanism) 的講座。 兩個是溫哥華的神學院舉辦的,一個是漢語基督教文化研究所舉辦的。講員非常有份量,批判切正超人類主義的弱點。但這些講座聽多了,總會覺得,如果批判能改變社會的意識形態,那麼教會就不會像今天這樣繼續流失年輕人了。我在這三個講座中都提議講員與超人類主義者正面對話。希望他們認真考慮這意見。因為對話是一種互相尊重的表現。在彼此了解中才能共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