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大能否當師母?】


(Ruth A. Tucker, Katie Luther: First Lady of the Reformation, 2017)


只要對馬丁路德稍有瞭解,我們就可對他的妻子有數之不盡的想像:路德既然是宗教改革家,他的妻子必然常在他背後默默禱告支持。路德是神學家,他的妻子也當是一位愛慕上帝話語的人。而更重要的,就是路德也是一位牧者,那麼他的妻子也必是一位平易近人、受人尊重和愛戴的師母,人人喜歡來跟她傾訴心聲……。


可是從路德的《桌上談》、書信、宗教改革戰友們的筆觸,乃至歷史學家對時代背景的研究,都只能使作者Ruth A. Tucker勾畫出一位天天辛勞的卡蒂ㆍ路德 (Katie Luther) 。不要說典型的師母形像,她連坐在主身旁的馬利亞形像也極少出現過,卻絕對稱得上是馬大的化身,而且可能有過之而無不及。她的工作量絕對超出當時任何一對夫婦工作量的總和。從家頭細務,乃至照顧兒女和路德的健康,到耕種、生畜買賣等等,都是她一手包辦。加上路德沒有穩定收入,所以除了農作和買賣外,還要把家開放成旅館。住有旅客與學生,雖不是每一位都能預期交租,但照顧住客的需要及管理地方,都是卡蒂的日常工作。甚至人多了,要擴建,都是她一手策劃。


如此繁忙,屬靈的我們便會問:「她有靈修生活嗎?」她曾是個修女,在修道院的時候,大概應有禱告默想的時間吧。但婚後,歷史卻不曾留下她屬靈生活的痕跡,哪怕她的屬靈生活就是忙碌的生活,哪怕她的讀經就是聽路德在飯桌時所談論的聖經內容,以至當路德在讀創世紀二十二章時,她竟堅持相信上帝是不會命令一個父親殺他的兒子的!難怪作者說,她看來就像斯托德所評論的「掛名基督徒」 (nominal Christian) 。但我相信,如果卡蒂聽到有人這樣批評她,她最多只會停一停、想一想,然後繼續忙碌工作。因為有誰忙碌,她不更忙碌呢?誰有所擔心,她不更有所擔心呢?身為當時的農夫,她絕有理由擔心水災、饑荒、嚴冬、瘟疫、黑死病及戰亂;身為母親,失去了兩個女兒後,她絕有理由擔心孩子的健康;身為宗教改革家之妻,她更有理由擔心丈夫的健康、情緒之不穩定、敵人之攻擊與暗殺;身為逃離修院的修女,她更有理由擔心丈夫死後,她所受的攻擊將會更大:他們在婚禮當日就已被人當面中傷。而且婚後,連路德的宗教改革戰友默蘭頓也曾批評過卡蒂的性格。


可是,在這嚴峻的婚姻生活中,路德的安慰與幽默卻一直鼓勵著卡蒂對上帝的信念,卡蒂的智慧也能抹去路德的愁雲。有一次,路德帶着愁眉苦臉回家,卡蒂看了後一聲不發。第二天清早,她穿上黑色服裝,像是參加喪禮似的,路德看見便問她誰人去世了,她卻說是上帝!路德聽後,當然便理直氣壯地跟她辯論,但她卻「回敬」一句,問道:你終日愁眉苦臉,不正是上帝已死了嗎?相信這一句當頭棒後,她大概不會再長篇議論,用屬靈的語調安慰路德一番,因我讀畢全書後,便知道這不會是她的性格。可能這對答後不久,她又要繼續勞碌工作,繼續過一個在別人看來是「掛名基督徒」的生活,或過一個看來是馬大的生活。然而,當我們知道路德稱她為「主,卡蒂」(lord Katie) 時,我們就曉得,卡蒂是怎樣的人就只有路德最明白。


至於馬大能否當師母?我想,這一切討論都只能始於翻卷進入此書時……

0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Temple Grandin and Catherine Johnson Animals in Translation. London: A Harvest Book, 2005. 作者 (Temple Grandin) 是社會活躍分子,為動物爭取權益。但她的理念並不像一般的活躍分子一樣,泛泛地看見動物受苦便起來為動物發聲。因為她研究動物多年,是科學家,也多年親身在畜牧業工作,有第一身經驗,負責檢

Nils J. Nilsson, The Quest for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 History of Ideas and Achievements, 2010 我很懷疑那些大談科技批判的學者,有多少真的了解過科技理論的發展,研究過如何用二進制代碼輸送訊息。可能他們大部分都是從意識形態、哲學分析,甚至神學批判入手。若要談科技歷史,可能都不過是泛泛談論時代的轉變,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