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的科技】

Campbell & Garner. Networked Theology: Negotiating Faith in Digital Culture. Baker Academic, 2016


「人類與科技的關係可能會成為偶像崇拜並取代了上帝……我們的科技『儘管如此多好,但它始終處於罪惡、剝削和貪婪的邊緣。畢竟,人類的科技被我們的軟弱所困。』」(p. 34)


「科技及其後果與我們息息相關,就像呼吸一樣,它們的存在與影響從不曾注意和分析就由之留存下來。結果,現代科技及其包含所有的東西往往就給慣常地接受了,卻甚少有人問及生活會是怎樣,若果人類用其他方法來執行和達成目標。」 (p. 35)

7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沒有 GPS 的年代,人架車去某處,都會望望四周圍,知道經過某條橋就要轉左,或再過不久就見到某建築物就要轉右等等。去哪處地方,就算你熟路,多少都會與那地方建立某種聯繫或記憶。但有了GPS 之後,人便放棄了這種記憶,放棄了觀察四周圍的環境。 理論上,只要開著 GPS,它叫你在哪條街轉左就轉咗,轉右就轉右。人在架駛時,慢慢就與那城市、那地方疏離了。 人便生活在自己這個沒有處境的世界裏。這是人藉著科技把

培根名言 --「知識就是力量」-- 眾人皆知。但這來自十六世紀的智慧不但不過時,也見證了二十世紀人工智能 (AI) 的發展。二十世紀前半葉所發展的人工智能,都只是用計算法 (algorithm) 來解決問題,例如用計算法推算下棋時的每一步。但在整個運作過程中,並沒有機制把過去的經驗儲存起來作為知識,以改良往後的推算。但電腦科學家 Edward Feigenbaum 正是因為聽了一個化學講座,而知道

大腦專家 Susan Greenfield 在 Mind Change: How Digital Technologies Are Leaving Their Mark on Our Brains 指出,科技文化有三個主要領域影嚮人: (1) 社交網絡:影嚮人的身份認同和關係 (2) 網絡遊戲:影嚮人的集中力,成癮機會和攻擊性 (3) 搜索引擎:影嚮人的學習方式和記憶力 我便想起教會傳統有三大法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