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道理要長篇?】


(小思, 《夜讀閃念》, 2002)


讀小思的《夜讀閃念》,一見如故,像老朋友在書房一角促膝長談。小思原名盧瑋鑾,曾任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教授,及香港文學研究中心主任。《夜讀閃念》是選自她七十至九十年代的散文。


文章有不少論及書、學人、文化和地方。說理雖多,內容卻不納悶,因她以情貫通。論書,以「痛心」為題,從《梁思成 . 林徽因卷》所描述二人艱辛勘探古寺,嘆息後人不愛惜建築。論學人,她提及香港抗戰時期,陳君葆護書的往事。陳種種事例 — 如他在兵荒馬亂之際,保存了看似廢紙的文件,日後卻成了政府和市民的歷史憑據 — 都使小思敬佩。論文化,她以「日本人的『整樣』」為題,倒使人誤以為她在批評日本人。誰知她以一次中國美術評論家代表團訪日為例,引出中國實用主義的殺風景!論地方,她提到香港的大街風情。以散文獨有的短小節拍開始:「車塵起伏,我走過香港大街。」帶領人進入一代又一代街道面貌的改變,使人懷念一代又一代隱沒已久的風情。之後,再比較台北的保育工作,反影愛城市需要有才、有理、有情。


散文的感染力,在於它能在短瞬間融知與情於一體,烙印在讀者心中,歷久不散。小思的《夜讀閃念》確是做到這一點。讀畢全書,不禁要問,神學如要烙印人心,是否也應以散文表達?大部的系統神學,化整為零,融神學知識與情於一體,信徒豈不更易上心?


0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Temple Grandin and Catherine Johnson Animals in Translation. London: A Harvest Book, 2005. 作者 (Temple Grandin) 是社會活躍分子,為動物爭取權益。但她的理念並不像一般的活躍分子一樣,泛泛地看見動物受苦便起來為動物發聲。因為她研究動物多年,是科學家,也多年親身在畜牧業工作,有第一身經驗,負責檢

Nils J. Nilsson, The Quest for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 History of Ideas and Achievements, 2010 我很懷疑那些大談科技批判的學者,有多少真的了解過科技理論的發展,研究過如何用二進制代碼輸送訊息。可能他們大部分都是從意識形態、哲學分析,甚至神學批判入手。若要談科技歷史,可能都不過是泛泛談論時代的轉變,什